光伏案例
发布时间:2022-09-10 02:57:24 来源:火狐体育直播在线观看 作者:火狐全站app官网入口 点击:2
江苏泗洪水面光伏项目

  今年5月,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简称“淮委”)会同江苏省河长办、水利厅,对江苏省天岗湖水面光伏项目、围网养殖等问题进行了视频核查,并督促问题清理整治工作。核查组观看了天岗湖江苏省泗洪县境内水域航拍视频,听取了泗洪县人民政府关于光伏、围网(圈圩)养殖等问题情况及整改计划汇报;宿迁市河长办汇报了有关督办情况。该项目被水利部认定为“妨碍河道行洪突出”且未依法依规办理水行政许可手续,必须进行全面彻底整改。作为天岗湖所在的安徽、五河两地老百姓,我们发现,截至目前天岗湖水面光伏项目并没有积极认真整改,相反却采取拆除零星围网等简单敷衍的做法以应付淮委检查。特举报如下:

  今年5月13日、27日,水利部网站先后两次对“江苏省天岗湖光伏等碍洪问题视频核查整治工作”进行了报道。根据报道,天岗湖水面光伏项目为国家能源局2017年批复的光伏发电领跑项目。通过招标优选,最终确定中广核、林洋、晶科、通威、国电投等企业参与基地建设。

  天岗湖位于江苏泗洪、安徽五河两县交界,为淮河中游重要分洪河道—怀洪新河左岸的湖泊,湖泊面积35.50平方千米(泗洪县境内14.20平方千米)。天岗湖水面光伏项目自2017年开始实施,分2期建设,共占水面约9平方千米(1.35万亩),占泗洪县境内天岗湖水域面积约70%,已办理了环评、土地、规划等手续,但未依法依规办理水行政许可手续。

  核查组在观看了天岗湖江苏省泗洪县境内水域航拍视频并听取相关汇报后严肃要求,天岗湖相关的省市县地方政府及湖长要进一步提高对问题清理整治的重要性、紧迫性的认识,强化责任担当:一是对占用湖泊行洪通道的光伏设施、围网等突出问题,立即行动,在5月底前完成清理整治;二是对与《天岗湖湖泊保护规划》和淮河水利委员会印发的审查意见要求不符的光伏等设施,要因地制宜、有计划地调整退出,做到应清尽清、能清速清,在12月底前完成对湖泊其它区域光伏等设施整改。此外,要求当地政府要发扬团结治水精神,强化与安徽省协同治理,积极推进天岗湖生态环境复苏,维护河湖空间完好、功能完整。

  核查后,淮委要求进一步做好天岗湖治理管护、强化水域岸线空间管控,依法依规推进违建光伏、围网养殖等清理整治。淮委下一步还将会同江苏省河长办、水利厅,持续跟踪督促天岗湖碍洪问题整改,结合疫情防控形势,适时前往天岗湖现场进行督导,推进问题清理整治,保障行洪通道顺畅,守住防洪安全底线,同时协调皖苏两省共同推进天岗湖管理保护。

  事实上,上述针对天岗湖的核查,是为贯彻落实水利部进一步做好妨碍河道行洪突出问题排查整治工作的安排部署而展开的。

  从大的背景来看,国家和各省已经开始陆续整治水面光伏碍洪问题。早在今年年初,河南、山西等地已陆续发布总河长令,河道管理范围内修建的光伏电站被列入重点排查和整治范围;从专业角度看,水面光伏采用较长的混凝土桩作为基础,在河道内打很多根混凝土桩,使用钢结构支架安装光伏组件发电,桩基过密会改变河段原来形态,影响河势稳定,阻碍河道行洪,电站施工过程中也可能会对堤坝安全、防汛、水质、船舶航行等方面造成诸多隐患

  因而,在光伏电站选址建设之初,相关主管部门需对电站进行系统评估,妨碍河道行洪的发电项目将被严格禁止。与此同时,水面光伏的环评,除土地规划、电力规划的符合性分析,建设及生产过程的污染评估等常规项目外,部分情况下还需进行大气环境影响、水环境影响、生态影响等方面的专项评价。

  今年5月24日,水利部正式发布的《关于加强河湖水域岸线空间管控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光伏电站、风力发电等项目不得在河道、湖泊、水库内建设。在湖泊周边、水库库汊建设光伏、风电项目的,要科学论证,严格管控,不得布设在具有防洪、供水功能和水生态、水环境保护需求的区域,不得妨碍行洪通畅,不得危害水库大坝和堤防等水利工程设施安全,不得影响河势稳定和航运安全。

  《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对增量问题“零容忍”,对存量问题依法处置,对历史遗留问题科学评估。其中,存量问题时间跨度覆盖1988年至2018年底,而存量问题时间跨度涵盖2019年(含)以来。对2018年底前建成的河道、湖泊、水库光伏电站这一存量问题的“依法处置”具体规定为:对妨碍行洪、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水工程安全的建筑物、构筑物,依法限期拆除并恢复原状;对桥梁、码头等审批类项目进行防洪影响评价,区分不同情况,予以规范整改,消除不利影响。对于存量项目中审批类光伏项目(即包括天岗湖光伏发电项目),《指导意见》指出,必须再进行防洪影响评价,必须满足三个“不得”(不得妨碍行洪通畅;不得危害水库大坝和堤防等水利工程设施安全;不得影响河势稳定和航运安全),并区分不同情况予以规范整改,消除不利影响。可以明确的是,在涉及河道行洪、防洪安全、生态安全等功能的区域是坚决禁止的。对于2019年(含)后建成的水上光伏项目,那就是属于增量项目,面对的将是“零容忍”,必须全部拆除。

  5月27日,水利部官网发布消息称,在淮委、江苏省河长办和宿迁市政府的持续督促下,目前泗洪县已组织拆除天岗湖行洪通道内围网10.5km,并已开始拆除光伏板。而我们群众在现场发现,这一说法涉嫌严重撒谎,天岗湖内行洪廊道内依旧布满了光伏桩基,大量应该拆除的围网并没有拆除。

  据我们了解,泗洪县有关领导正在研究解决这一棘手问题,正在争取“能不拆就不拆”。泗洪基地办的一些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甚至认为,光伏设施占用小部分泄洪通道,后续处理尚无定论。但事实上,占用的泄洪通道面积很大,当地老百姓怨声载道。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受招商引资、税收留成等利益驱动,地方政府实质上是光伏项目违规上马的保护伞。2022年1月28日,自然资源部办公厅印发通知,对全国6个节地技术和17个节地模式典型案例进行推广,泗洪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申报的“光伏+节地技术”作为江苏省唯一节地技术典型案例位列其中,获全国推广。据介绍,泗洪光伏发电基地位于泗洪县西南岗片区,基地总投资75亿元,规划建设1000MW。在项目建设过程中,泗洪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依据国家相关产业政策,积极引导企业科学合理用地,节约集约用地。两期光伏矩阵共占地面积约28502亩,土地类型均为水工建筑用地、未利用地和一般农用地(坑塘和河流水面),光伏板主要布局在水面和未利用地、滩涂上,除办公、生活设施及增压站通过挂牌出让取得土地外,其余全部占用未利用地进行布局建设,尽可能提高土地利用率和产出率。简言之,这一案例属于国家鼓励和支持的新产业新业态,主要是在光伏发电新能源产业项目建设中,通过高架和深埋、就地并网等技术,减少对土地占用和对植被的破坏,形成农牧(渔)光互补,充分利用未利用地的典型节地案例和技术创新。

  目前,天岗湖所有的涉事光伏企业都在正常生产运行,根本不愿意拆除一块光伏板。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地方政府的责任,他们是地方招商引资来的,所有手续都应该是地方政府协助办理。而且如果严格拆除,由于面积减少,那么他们企业将不再赚钱,项目将不复存在。

  诚然,在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17年光伏发电领跑基地名单及落实有关要求的通知》中,对于泗洪光伏发电应用领跑基地的“场址范围与类别”已有详细说明。其中,泗洪县水利局明确指出,“《江苏省泗洪县西南岗光伏发电应用领跑基地规划报告》不影响我县河道、湖泊的行洪和蓄洪功能,我局同意该规划报告及实施方案”。

  由于部分围网企业寄生于天岗湖光伏发电项目,强行将我们渔民从天岗湖赶走,将低价流转来的湖面又高价转包给原来的渔民,每年非法获利上千万元。为了维持巨大的非法利益,这些企业只得私下甚至公开阻挠拆除围网。

  如江苏河洋生态养殖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28日,注册地位于天岗湖乡天恩街,法定代表人为潘成元,其经营范围包括水产养殖、渔业捕捞等。据政府内部人士透露,这家公司垄断了所有光伏发电项目的围网养殖权力,从光伏企业以80元每亩的价格流转下来,然后以四五百元每亩的高价转包给我们渔民,从中非法谋利。更加令人痛心的是,这家企业还将政府划定的天岗湖湖面开发红线米宽,将联淮居的一些集体农田非法完成挖成水面(对比近年卫星图片可一目了然),总长达数公里,这些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综上,无论是泗洪当地政府还是光伏企业以及围网企业,都不愿意依法依规拆除项目和围网。2022年6月13日,泗洪县发展和改革局对外公开发布泗洪县天岗湖光伏发电项目整改方案服务采购项目结果公告,河海大学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135万元中标,项目服务范围为光伏项目对涉水工程边界条件将会产生何种影响。业内专家认为,需要进一步理清各方责任,如果是企业未能依法依规办理手续或者没有严格按照批复的许可范围进行施工,那么对于由此造成的损失理应自行承担。如果企业并无明显过失行为,而是政府部门在批复时没有评估好影响,则不应让企业背负全部损失。

  对上述项目能否依法依规拆除,我们老百姓将时刻监督、拭目以待!必要时,我们将向水利部乃至国务院、等有关部门反映!!!

上一篇:光伏农业大棚的建设优势分析 下一篇:又一波上市公司跨界搞光伏 被业内吐槽像“PPT养猪”